[御泽abo]you and me and they 1下半

当晚吃饭的时候,荣纯又整个人呆呆的,心不在焉地在吃饭。爷爷见到他又这样,正准备又一巴掌盖下去。

 

“爷爷…是你把青岛高校过来挖墙脚的事,跟大家说的吧?”

 

“咦!…对,对呀…一个不小心就…”

 

“…呵呵…我…还是说不出口……他们都因为我能去东京而感到非常高兴。不过我其实很想告诉他们…我想留在这里,留在这里跟他们一起打棒球…可是…可是……我……我终究是无法说出口……”

 

“说实话,我内心真的十分动摇…这是我出生以来,第一次想要试试自己的实力!不过…这边的队员…他们都是我的伙伴…”

 

“啊啊啊……烦死了……早知道会变成这样……当初我就不去什么东京了!可恶!”

 

“……喂……荣纯……”

 

一直在旁边的爷爷看他这幅萎靡不振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出声了。

 

“荣纯!!你这个笨蛋……少在那边自大了!”

 

吼完又是一掌泽村家招牌巴掌当着荣纯的脸一巴盖过去。

 

“你的朋友们都开心地要庆祝你有新开始……你那脸什么脸啊!你是不是想要流着眼泪让大家一起慰留你啊!还是怎么样…你们的友情,就因为一点点的距离而破裂吗?!!”

 

“你真是太丢脸了!……你的那些朋友真的都比你成熟多了!……”

 

“荣纯啊……”

 

坐在一边的爸爸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嘴,继续道。

 

“你其实就是害怕一个人去东京吧?”

 

“……!……你在说什么啊……我才没有……”

 

“没有的话,就去试试吧!你不是说想要试试自己的实力吗?其实你心目中应该一早就有个明确的答案了吧!”

 

“确实,青道高中并不是一间普通的高中。它是个集合了各个国中和四棒强打的棒球王国。”

 

“自己一个人去到那种地方……是我也会害怕,这事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过啊,荣纯……”

 

“如果你现在背叛了你的真心,错过了这次机会……这样的话……不是会后悔一辈子吗?”

 

“而且,能有这么一个这么好的机会,得到不是容易。而且你一个o,能有这么好的学校肯帮你隐瞒,培养你去打棒球。这种机会很难得啊不是吗?连中彩票的几率都没有这么小!”

 

“如果你失败了的话,你还是可以再回来的呀!就算你真的失败了,我们绝不会让别人取笑你的。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你的归属。”

 

“……”

 

[啊……我真的是……太丢脸了……可恶……]

 

[父亲的话……说的对极了……]

 

[我……]

 

“……我要出门一趟。”

 

“咦?”

 

“我,必须把自己的心情…确实地告诉我的同伴们。”

 

“……”

 

“那我出门了哦!”

 

“啊……喂!这么晚了都……明天再跟他们说啦……”

 

 

“不行!我一定要在今天说!而且我不能再让他们看到我无精打采的样子了!嗯!那么就先从若菜的家开始好了。……等着吧!大家……”

 

说完,就踩着单车出门去登门了。

 

荣纯的爷爷,爸爸和妈妈都目送着荣纯出门。

 

“那个笨蛋……现在一家家去拜访的话,都不知道几点才能到家了。”

 

“……”

 

——真不知道他的个性像谁呢……

——真是个率性纯真的笨蛋……

 

——呵呵……

 

——就这样我们家也平静了……。

 

 

当荣纯拜访完最后一个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小城镇里的夜,很黑。只有间隔很远的幽暗的几盏路灯孤单只影地还站在那夜里,指引着路的尽头。

 

抬头望去

 

城镇上的夜空,漫天耀星,格外闪亮。

 

荣纯他骑着单车,走在并不是很平整的小路上。

 

时不时有几粒石仔磕在轮胎上。

 

疙瘩疙瘩地上下颠簸了几下。

 

继续朝着家的方向开去。

 

荣纯脸上虽然布满了疲惫,但心情完全释怀了。

 

“啊,果然,说完整个心都轻松了!”

 

 

 

 

骑啊骑,骑啊骑。

 

——噗通

 

“呼…呼……”

 

——噗通

 

[怎么感觉今天晚上还比早上要热啊…啊,真烦人…快些回家洗澡睡觉啊…明天还要上学啊。]

 

于是更加卖力地踩着脚踏。

 

——噗通

 

——噗通

 

荣纯的脸漫出了异常的红晕,汗液早已布满了额头和背部。大大滴的汗滴从脖子顺着脊椎流入股缝中。

 

——噗通

 

“哈啊……”

 

——噗通

——噗通

 

[热……好热……现在才5月多…怎么会这么热…]

 

因为实在是太多汗了,有些许汗液还流入了眼角,呛到眼睛有些许刺痛。所以荣纯迫不得已的停下了脚步,用衣服擦拭头上的汗。

 

——噗通

 

撩起衣服的一瞬间,荣纯觉得:

 

——更热了。就如同在烤炉里被烫烤一般。

 

四周开始慢慢弥漫出一种浓郁的香味。

 

——噗通

——噗通

 

心跳快到异常。

 

——噗通

——噗通

——噗通

 

荣纯感觉到这点,用手捂住想减缓那异常的跳动,但没有效果。

 

——噗通

——噗通

——噗通

 

[我,我好难受……好热……我这…]

 

——噗通

 

‘荣纯,等一下你记得吃药啊,别和你爸爸一样忘记吃药出去工作被别人送回来,很丢人的啊!’

 

[…药……对了……药…我…我要赶快回家……]

 

——噗通

——噗通

 

荣纯觉得浑身无力,踩车的力肯定是没了。所以他慢慢的下了车,想走也要走回家。只是一只脚刚站到地上,就如踩在软绵绵的棉花那般,一下子就跪了下去,连带把单车也搁到了在地上。

 

——噗通

——噗通

 

“哈啊……啊……”

 

——噗通

——噗通

——噗通

 

[好,好热……好难受……]

 

——噗通

 

跪在地上,双手抓住胸口,头低得抵在地上,汗还在身体各部分不断地流出。

 

而荣纯的家,只是在相聚不到两百木的地方——

 

——噗通

——噗通

 

“……荣纯!荣纯!……”

“……荣纯!”

“……荣纯!……荣纯!……”

 

——噗通

 

[是谁……]

 

叫他名字的声音是从远处传来,很小声,但荣纯还是听到了有人在叫他。

 

——噗通

——噗通

 

“……荣纯!荣纯!”

“……荣纯!……荣纯!”

“……荣纯!”

 

这次声音更加近了,声音更加大声了。

 

一直低下头的荣纯,无力地抬起头,望向前方。两百米的路上,隔得远远的两盏路灯,照射出那呼喊他名字的人的身上。他,他们,正在奔向荣纯。

 

——噗通

 

荣纯吞了口水,他觉得很渴,很热。

 

——噗通

——噗通

 

“……父亲……母……亲……爷爷……”

 

叫出来的只是很微弱的沙哑声

 

——噗通

 

“啊荣纯!”

“笨蛋荣纯,就会添麻烦!”

 

无力地看着家里的三个大人跑向他,连爷爷这么大年纪了也跟过来。

 

——噗通

 

“爷……爷……”

 

——噗通

——噗通

 

他们跑到荣纯身边,爸爸背起荣纯,爷爷推着单车,妈妈扶着荣纯,以最快的速度奔跑回家。

 

——噗通

 

“……父……亲……我……我好难受……”

 

荣纯现在的体温就如一被在微波炉叮热的开水,滚烫。

 

——噗通

——噗通

 

爸爸的脸上也出了不少汗。不全是因为背着荣纯跑回家的缘故,也不全是因为荣纯现在的体温,而是荣纯他发出的气味。

 

——噗通

——噗通

 

妈妈抚摸着荣纯的背,也快步跟上着。

 

“没事的,妈妈在这,没事的,回到家吃药就好。”

 

——噗通

 

 

*唰!!!

 

门被爸爸用力的打开了,背着荣纯跑上二楼房间放下他。

 

——噗通

——噗通

——噗通

 

[热……好难受……热啊……]

 

“呼啊…剩下的,就拜托你了妈妈。…我先下去缓缓。”

 

“嗯,我知道啦,就交给我吧。”

 

妈妈拿出了在荣纯书桌抽屉里的药,顺手拿起桌面上的瓶装水,扶起荣纯,喂他吃了两片下去。这白白的药片是压制o在发情时候用的药,通常是在预判发情期前的一周吃的。但荣纯经常脑袋大,常常把吃药的事情都忘记。以往他发情的时候,都没有这次如此厉害。在他还没回到家的时候,他们在家已经闻到了味道。如果以后荣纯再大点,发情的时候不知道会变成怎么样了。

 

——噗通

——噗通

 

“母亲……”

 

——噗通

 

沙哑的声线无比干涩,就算是刚刚喝了水也便是如此。妈妈是听在耳边,痛在心里。俗话说的好,有谁家妈妈不会不疼爱自家孩子呢。

 

 

“……我好难受……热……”

 

妈妈一边用毛巾利落的擦掉他额头上,脖子上的汗,一边注意着挂在墙上的钟的时间。

 

——噗通

——噗通

 

——噗通

——噗通

 

十分钟后——

 

——噗通

——噗通

 

“……啊……啊……热……难受……”

 

——噗通

——噗通

 

“怎么还没见效……难道是完全进入发情期了?!……那就…没有别的方法了…”

 

“荣纯,荣纯,你听妈妈说,等一下,妈妈要对你的脖子后面咬一下,这样你会很痛,但是之后你就会舒服很多了,知道吗。”

 

——噗通

 

而荣纯也只是迷迷糊糊地听到了妈妈说咬,痛,舒服这几个词。

 

——噗通

 

妈妈把荣纯翻了过去,背对着他躺着,然后用手托起头,拉开贴在他脖子上湿湿的头发。张开口,露出那整齐的牙齿,一下就对着脖子咬了下去,力度之大。

 

“啊啊啊啊!!!!!!!痛!!!痛!!!!啊啊啊啊!!!!!”

 

手脚不断挣扎,乱踹,想逃离这种疼痛。但是,脖子被咬住,并不成功。

 

“痛!!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妈妈咬住了他,咬到荣纯慢慢平静下来,汗液也不再狂飙出来,才送开口。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血红红的,整整齐齐的牙齿印印在荣纯的脖子后面。

 

“啊……啊……”

 

——噗 通

 

妈妈把荣纯摆放好在床上,用毛巾擦拭着头上黏在脸上的头发。

 

“好了,睡完一觉什么事都会好,明天你也不用上学了,睡吧,荣纯。”

 

——噗 

—— 通。


1end。

评论 ( 5 )
热度 ( 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