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泽abo]提早新年贺文2

对于我来说明天才是新年💩所以。就先更着这么个part猴唔猴(x其实是看漫画刷微博tb用光了时间



一把把荣纯给推到在床上,一只腿跪在荣纯两腿间,不得让他翻身逃走。手撩开腰间的衣服,慢慢轻轻地抚摸着那没有赘肉的健实的腰。嘴也没有停下。吮吸着耳垂,舌头略过耳道。接着,路线慢慢向下移动,用力地在脖子那留下一个又一个深红的‘烙印’。

 

——但荣纯使劲只想要推开在脖子上像狗一般一个劲地舔舐的御幸。

 

“!!我我我我明天约了小春去去去去买东西!”

 

“……你说谎呢。”

 

一边说着一边用一只手捏住荣纯的后颈。

 

“…嗷呜……”

 

“你那些什么骗话通通对我都不管用的,你忘了这个了吗。况且,你们出去买东西关我什么事。”

 

“等等!你先等等!那你先说说你今天是怎么回事!你先给我说清楚点!别做这些无益的事来糊弄过去!”

 

荣纯并不是不知道御幸做梦时的感受。他通过存在于他们之间的标记,感受到对方的感受或感觉,包括他今天在做噩梦时的感。他也是一整个下午昏昏沦沦地,直飙冷汗,心力憔悴。

 

“…………”

 

荣纯一吼,两个人的动作都停止了。

 

“你,你别打算又好像之前那样随便一个理由糊弄过去哦我跟你说。只要我还和你在一起,我们之间的标记就会有效,我就懂你的感觉。你告诉我啊,你到底怎么了啊御幸。”

 

御幸撑起身子,坐在了床边,背对着荣纯。荣纯也撑起身子,坐了起来,望着那个坐在床边的他。

 

“……我梦到,你死了。”

 

“……那时的我还在准备向你求婚。……我们还没结婚,还没组成家庭的时候,…你出车祸死了。”

 

“……”

 

不知道双方都沉默了几分钟,突然御幸一个转身,双手紧紧抓住了荣纯的双臂,带着弱弱的哭音说道:

 

“我很害怕会失去你。我这辈子就只有你,你也只能有我。不要这么擅自地就走了啊懂不懂!”

 

荣纯眼里就只看到了那个平时只会讥笑他蠢,以笑待人的御幸,竟然会红着眼睛,哭。

 

[哭得这么难看,丑死了。]

 

荣纯抿了抿嘴,低下了头。突然一个头 槌。

 

*peng

 

“嘶——”*2

 

“你这个笨蛋御幸!你看好了,现在锤你的是谁。是我,是泽村荣纯!我还活着,还能好好地打棒球!你这个啥子,做个梦也慌成这样,以后我们还怎么能一起生活啊!给我清醒一下啦笨蛋御幸!”

 

“…嗯。”

 

荣纯瞪的大大的眼睛,只反影出御幸一个人的脸。

 

“那你现在清醒了?也知道你现在该做什么了吧。”

 

只见御幸放开了抓住荣纯的手,整个人站了起来,走过去衣柜,翻找着什么。然后拿着什么东西,走回到床前,对着荣纯单膝跪了下来。

 

“泽村荣纯,嫁给我御幸一也吧,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

 

荣纯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右手已经已经被御幸抓住,在无名指上套上了一只男式戒指。

 

“本来想等你毕业的时候再向你求婚的,但你刚刚都这么提醒我了,我也只好现在就拿出来了。”

 

“不,等,我,你,你,我”

 

荣纯现在脑子里就像被敌方投了几万颗原子弹一般,一片空白。

 

还跪着的御幸见到他这傻样,笑了。

 

“哈哈哈,你看你这蠢样子,被人求婚了就已经变成这样了,还说要成为职业皇牌投手勒。哈哈哈哈哈,简直不能想象。”

 

听到被御幸嘲笑才回过神,一脸红彤彤地怒看着御幸。虽然红是羞红的,而不是往常的生气憋红了的。

 

“那你现在是不是应该也帮我戴上戒指呢,泽村先生。”

 

看着御幸拿着的另一只戒指,看了好一会,才决心拿下来,给御幸戴上。

 

“嘿嘿嘿,真配。”

 

御幸摸着荣纯的手,笑道。

 

“那么,御幸太太,御幸先生现在饿了,太太您该做什么呢?”

 

“……什么做什么,吃饭啊去…”

 

“嗷,那我不客气了御幸太太[表情]~”

 

说完就又扑向了荣纯,对着他脸上的嘴直接亲了上去。


tbc。

评论
热度 ( 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