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泽abo]提早新年贺文 1

關鍵詞: 死亡 標記 



*電話響 



——【未知電話





“喂,请问找谁。”





 “请问是泽村荣纯的亲属吗?”





 ——噗通 ——噗通 






接电话的人不禁心头一惊;






 ——噗通 ——噗通 ——噗通 










“我是他的伴侣。” 








——噗通 ——噗通 ——噗通










 “泽村荣纯他现在在xx医院接受抢救中,本医院在19分钟前接到电话说他发生了车——” 










电话的这一头一言不发地已经挂了电话。








 ——噗通 ——噗通 
















就拿着手里的电话就冲出了家门。 








——噗通 ——噗通 ——噗通 
















*碰 
















一个穿着拖鞋就冲出门的男人伴随着一声大力的关门声。








——噗通 ——噗通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啊那个笨蛋!] 








——噗通 ——噗通 ——噗通 
















…… 
















冬天里的12月,大雪漫天。 
















但却有一个穿着凉透的青年在大雪飘飘的街道上奔跑。
















 ——噗通 ——噗通 








“该死!我怎么能跑得这么慢!!” 








——噗通 ——噗通








…… 
























当青年跑到xx医院的时候,已经距接电话的时间过去了29分钟。








 虽然青年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但他却一个键跑去前台。
















 *哈 哈声的喘气声 
















“哈…!请问…!车祸送来……哈……的泽村…荣纯……他现在…在哪里……哈……” 








“左手边的急救室。” 








青年听完马上扑了过去。 








———— 
















…… 红色的抢救中
















 ——在青年眼里不知道放大了多少倍。 
















背靠在墙上慢慢滑下,手撰着拳头。 
















他现在觉得整个世界都像在深海中一样,








 寸步难行,








不能呼吸。 
















剧烈运动后加速的心跳,








本该让血液沸腾 








如今








却是僵冷一片








 ……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都叫他过马路要看红绿灯不是吗!是幼儿园也知道!!怎么他就这么笨呢!!笨蛋……!!] …… 
























不知道过了多久,
















那一盏红彤彤的抢救中终于熄了。 
















看到一个医生和两个助手走了出来,青年马上上前。
















 “他……他怎么——” 
















医生望着他,轻轻拍了拍肩膀,摇了摇头。 
















——青年懵了
















 眼眶瞬间红了,直接抛开医生冲进了急救室。
















 ——只见在急救室内的手术台上,








 脸色苍白,








毫无血色却伤口连连的脸,








 ——无比刺眼。
















 “…………” 
















眼前那张无比熟悉的脸,








就算是化了灰也认得他的人。
















 “…………” 
















——青年眼泪决堤。 
















一步一步地走过去。
















 可脚步仿佛像被千万斤绑在地上一般 
















每一次抬起腿都无比 
















沉重——
















 当青年的手摸上了在手术台上的他的脸时








——青年终于是觉得他的世界崩裂了。
















 一块一块 
















一块接着一块 
















一块接着一块 
















——没有停止地掉落。 
















……








“不……”
















 “荣纯……” 








“荣纯……” 








“荣纯……” 








……
















—— 青年低头在他耳边细细念着他的名字。 
















一遍








一遍又一遍,








 一遍又一遍,








 一遍又一遍,








 …… 
















青年的眼泪布满了他戴的眼镜与脸。 
















眼泪溢出眼镜,








滴落在荣纯的脸上,








嘴上,








伤口上。
















 可是,
















手术台上的那个人,
















却完全没有回应。 
















没有叫喊 








没有嫌弃 








没有说话 
















一动不动——
















 如同死物——








 ……
















 “呜……我们……不是说好……过了这一年……就结婚的吗……不是说好……过了这一年……就组成我们的家庭的吗……你……这个笨蛋……怎么能……抛下我一个……” 
















“你……不是说过……打棒球……不是一个人能打的吗……”
















 “不是说过……要做王牌的吗……” 
















“……不是说过……要我做你的……专属投手的吗……” 
















“……你给我起来啊……我马上给王牌你做… 笨蛋荣纯!!!!!… 你起来啊!!…起来 呜… … 笨蛋荣纯… …别丢下 …我一个……” 
















“……我……戒指都买了……求婚计划也做了……房子也租了……车也学了……也是个职业捕手了……”
















 说着,青年就从裤袋中拿出了一个经典的红色绒毛盒子。 
















打开盒子 








——里面有两只款式一样的男式戒指 
















青年他从里面拿出了一只戒指 








套上了自己右手的无名指上 








另一只 








套到了荣纯的右手无名指上 








——虽然手指已经微微肿胀 
















但是还是合适























 “……你给我醒来啊……笨蛋……” 








手紧紧握住躺在手术台上的他的手 
















沉重——








 沉重——
















 身体像是不是自己一般—— 
























不能呼吸—— 
















————








 ……
















 “——”
















 [……] 
















“——” 
















[……谁?……]
















 “—幸—”
















 [……] 
















“——幸”
















 [……什么幸……是,在叫我的名字吗?……] 
















“喂……—幸——”
















 [……]
















 “喂!笨蛋御幸!!起床啦!!!下午五点半啦!!!” 
















“!!!” 
















被称为御幸的就是刚刚的青年。 








他睁开眼 








眼睛溜得大大的 








看着叫他醒来的这张熟悉的脸 这张化了灰也认得的脸 
















——噗通 ——噗通 
















一把拉住他的手 紧紧抱在怀里
















 ——噗通 
















“荣纯……” 








荣纯一脸疑惑地被抱在御幸怀里,脸爆红的,








那对如同猫眼一般的眼睛也是溜得大大的,不知道看哪里好。 








虽然他们已经交往了差不多一年了吧。 拖手,抱抱,亲亲,标记,互撸,该做的,也都做过了。 但毕竟荣纯脑子里除了棒球就只是棒球,在遇到御幸这个恶魔之前,他一直都是青春小处男一个。要他习惯做这些亲密的事情,他总会脸爆红。








 ——这大概就是恋爱的标记吧。 
















“御,御幸,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
















 御幸一言不发,








只是紧紧地抱着荣纯,








抱他的力度大到荣纯都有点觉得发痛。
















过了大概五分钟…才缓缓松了松抱的力度,但似乎是不会放开。
















 “…恩…一个很恐怖的噩梦……” 
























[一个,你死了,剩下我一个的梦。]
















 “没事啦,笨蛋御幸。再怎么恐怖,也只是个梦啦。现在醒啦,什么都没事啊。” 
















窝在御幸怀里的荣纯喃喃道。 
















御辛愣了一下,但马上因为他这句话笑了,并且整个人放松了,就剩头搭在了荣纯的肩膀上。
















[可能就是因为这个笨蛋的直率,所以才成为我的太阳,我们的太阳吧。啊真是笨蛋一个,都不知道他自己这样的性格给我带了多大的麻烦。#麻烦是指喜欢荣纯的人]
















“……恩…话说,你刚刚骂我笨蛋了吧。”
















“?!” 
















荣纯马上推开御幸,扭头就想走。








不走的话,他就遭殃了。








 ——而且是屁股遭殃! 
















但御幸也不是白做捕手的。 
















手快眼快的他一把又拉住了荣纯的手,再一次把他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只不过这次不是面对面 
















“啊啊啊放开我啊啊御幸!快六点了!家里还没买菜啊!我饿啊…!恩?!………御幸!” 
















荣纯虽挣扎着御幸的怀抱,但御幸轻轻地一口咬住荣纯的脖子,他就再也没力挣扎了。 
















“……不!……吃,吃饭啊御幸……啊…” 








听到荣纯再用吃饭的理由推搪,就更加用力地加重了咬的力度。 








“啊……啊……别……别咬……了……嗯……我……我错了……嗯…别” 
















现在的荣纯脸是爆红爆红,整个人颤抖着,无力地缩着,就如被咬着走的小狮子一般。 








听到荣纯的道歉与那诱人的声音,很是满意地不咬了。








但不咬,








没说过不舔啊——
















“啊……咿呀!……你你你你你怎么……啊别……别舔!……嗯…” 
















御幸一把捞着荣纯的身体,朝着睡房大步走去。
















 “……别别别别别!!!有话好好说!御幸前辈!!别!!我饿啊我要吃饭啊,前辈!!” 
















刚刚在沙发上,








从恐怖的午觉中睡醒的御幸。 
















没戴眼镜,








头发都有点被做恶梦的汗给弄腻了,变成一条一条的,全部都向后撩去。 








——帅到有种感觉是被恶魔附身了呢。也是明白以前为什么这么多女孩子喜欢不戴眼镜的他了。(荣纯反应过来后想到)
















“呵呵,这个可不由得你了。等我吃饱了再喂你。” 
















Tbc——

评论 ( 2 )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