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泽abo]you and me and they 1上半

我知道序没啥营养,所以我从1开始都会慢慢写<
大纲内容时间段都有大部分从漫画选。so你会看到大 量择抄漫画的对白。平常时间段里。 


*O为什么不能参加各类运动比赛,因为虽然用药但也可能发生一些突发情况(例发情提前,药效消失)而影响到比赛(毕竟有少许a参赛的)。因为你一个人而影响到整个比赛之类不太好吧。a会在各类大比赛上发情得况且少有发生,因为在比赛前都会有专人统计各位队员发情间隔时间去预判什么时候会发情。如果时间间隔刚刚好发情预算段和比赛日期相对,那样这位队员无论你是不是一军你都不得上场比赛。(类似姨妈)且o少,柔弱,没多大能耐能参加比赛。(其实这个才是重点)



反正就是圆桌会议上 综合理由然后投票少数服从多数定下的规定。
A,b都会受到o发情的影响 影响程度a>b (在我的设定里并 没 有 没标记的o一出门就会被别人强jian这样抠的设定)


1. 


从东京回来的时候, 泽村就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发觉,


如果他的高中棒球有这么棒,似乎也不错,有很大可能真的能进到甲子园。


 但与此同时,他内心也很纠结。 




如果他去了东京的青道高中打棒球,那不就是要离开镇子,离开家,离开若菜他们。


 他并不想做…背叛他的同伴这种事情。


 泽村他一直想一直想……整个人都像是抽空了一般 ……




 “……我回来了……” 


他麻木地回到家,脱下鞋子,走进家。




 “哦,欢迎回来。”妈妈刚好从厨房拿菜出来看到泽村回来答道。


 “放下东西洗好手过来吃饭吧。” 




泽村麻木地走上楼,放下东西,再去洗好手坐在餐桌前。




 “哟荣纯,东京的学校怎么样!”爸爸一旁问道 


“……”


 “…喂荣纯,你这小子咋不说话呢,终于磕傻了脑袋?”


 “好了好了,孩子他爸你也先不说了,荣纯去了一天也累了,人也齐了,先吃饭吧,不然饭会凉的。” 


“额…”




 “我开动了---” 




“我,开动了。”




 早已入座的爷爷眼角从荣纯进来的时候就一直盯着荣纯他。




荣纯吃饭的时候也一直发着呆,想着学校这事。


吃饭的时候,米饭掉在桌子上,菜也不多吃,与平时的他根本就是两个人一般。




爷爷看到他这样,就抄起一个巴掌兜头盖过去。




 “哇,笨蛋爷爷!你干嘛打我!”


 “喂荣纯!你这小子吃饭好好吃!对选手来说吃饭也是场竞赛!你要是不想吃的话,就给我滚出去!” 






晚饭过后,荣纯准备一个人静静地回到房,却被妈妈叫住了。 




“荣纯,等一下你记得吃药啊,别和你爸爸一样忘记吃药出去工作被别人送回来,很丢人的啊!” 


“啊,孩子他妈你怎么能说这些…!荣纯别听你妈说!”




 泽村却只答了一句“啊,知道了。”就上楼了。如果是平时,他大概会大声地笑他爸蠢吧。 


泽村妈妈和爸爸对望了几眼,爸爸说:


 “你说荣纯这孩子是不是中了邪,今天去了东京的学校参观完回来就像失了魂一样。” 


“恩,孩子他爸你说的有道理。”


 “也难怪他,毕竟东京可是个很可怕的地方,我当年去了一回就再也不想去了。太可怕了!”


 “那你怎么还留着这去东京剪的飞机头。” 


妈妈一只手把爸爸的头发给压扁。






 房间墙上的软木告示板扎满了一墙的与同伴一起拍的照片。 而书桌上也只有稀疏几本关于棒球的书。 




泽村大字躺在床上,手边有本被翻开的棒球书。 


“全国水准的训练原来是这样的啊…好厉害呢…投手打手他们全部人都好有气势哦…” 


身子翻到一边,眼角瞄过在床上翻开的棒球书。随手抄起来,翻开来看。


 “恩,今天那个捕手,名字叫御幸来着,他是个很好的捕手呢。御幸…御幸…御幸…恩?御幸?!御幸一也!?” 


泽村拿着书整个人弹了起来,坐直了身子。书上那一页,出现了今天和他做拍档的捕手。 


【本月最强大新星[绝不能错过他]】 【御幸一也,16岁】 【是个鲜有的a!】 【一年级的投手,能否成为棒球名校青道高中的救世主呢?】 【有着出众的外表和才华】 【拥有众多粉丝】




 [哇,这个人果然不是个简单人物呢。虽然只比我大一岁,不过竟然能够登上杂志报道。] 


噗通- 


噗通- 


噗通- 


[回想起今天的投球——就算是现在,我的耳边还似乎能听到到时的捕手手套得接球声——如果和这个人一起打棒球的话…我会有怎么成长呢?]


 噗通-


 噗通-


 “……”


 噗通-


 “搞什么啊…我”


 “…我到底在想什么…” 


噗通- 


噗通- 


“离开这个镇子,去东京打球?”


 “这事不可能的事呀!” 


自言自语完又泄气地靠着墙躺了下去。


 [为了在国中毕业前,能够留下一点回忆。所以我就拉着大家一起进去棒球的世界。] 


噗通- 


[其中也有人根本不想碰什么运动…]


 噗通- 


[不过他们都和我一起苦撑到了最后。] 


噗通- 


噗通- 


[我怎么能做出…背叛他们的事呢!] 


噗通-


 噗通- 


噗通-


 [这种事,我做不出…] 


噗通- 


第二天一早泽村回学校。


 *打哈欠 


[该死,想了一个晚上,搞到我都没得睡。] 


“听说你被东京的青道高中给邀请去他们学校诶小荣!”


 “这么笨的荣纯也会被撬墙角,真是个历史记录呀!”


 “而且那个高中还是很厉害的样子哦!” 


“恩,好厉害哦荣纯!那样你就肯定能进甲子园了!” 


“恭喜你啊荣纯!”




 “…喂等等你们…你们在说什么…你们是从哪里听来的,我去东京的高中这事。”




 “我是从荣纯爷爷哪里听来的。”


 “诶诶我也是!他来我家说来着。” 


“我也是,你爷爷他跑过来跟我们说的,他的样子好高兴呢!”


 “哈哈哈貌似我们大家都是从荣纯爷爷哪里听来的。” 




[爷、爷爷?!那个笨蛋又把我的事到处说!] 


“等等!我没说过要去他们那个学校啊!” 




“咦,为什么啊?”


 “什么为什么!要求东京诶!为了打个棒球还要跑去老远的东京诶!你们懂我在说什么吧!” 


“你说什么啊?荣纯你这个笨蛋你竟然不想去?!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不去!” 


“不过青道高中也承认小荣你的实力吧!不然怎么会邀请你去他们学校啊。” 


“所以你应该开心一点呀!” 


“对啊对啊,笨蛋荣纯!你不能就这样放弃这么好的机会!这么好的事,搞不好没有第二次哦。” 


“你应该接受挑战啊!”


 “如果是小荣的话,我相信一定会成功的!” 




[什么?…] 




“你,你们……可是……我……” 


泽村完全被同伴的一句句相劝给吓懵了。这和他想的完全不同,根本就是两个相反的道路。 




“而且……” 


坐在座位的若菜说道。


 “就荣纯那成绩看来,要考上和我们同一间高中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你应该毫不犹豫地去青道高中吧!”




 [什么?!] 




“吵死了!反正离期末考还有一段时间!我只要认真学习起来……” “不用勉强啦……”


 “…什么!?” 


“心都飞到了东京去了,还在说这种话。” 




“……咦?……你,你说什么啊……”




 “…昨天荣纯的爷爷也说了…自从你从东京的学校参观回来后,就变得怪怪的…还说你可能在东京收到了棒球的刺激,所以才会整天心不在焉…” 


[!!] “




哈哈……”


 “这就是小荣的最大致命伤了吧。” 


“明明是个投手,喜怒哀乐却全部都写在脸上。”


 “毕竟你也只是个棒球笨蛋,心里想什么脸上就会写着,哈哈。”


 “你可以放一百个心,小荣。无论你到那里去,我们都会给你加油的。” 


“对呀!因为小荣就是我们的代表。”




 [不……不是这样的…不能是这样…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呀!]


 [我想再和你们一起打棒球呀!] 


[我——……] 


Tbc—— —— 


我不是不想发,写到后面觉得剧情不对啊然后去翻漫画日了狗三分之二都写时间颠倒了,然后死气沉沉跑去改……ˊ_>ˋ而且电脑打开不了lofter日(说什么连接超时重开电脑也不行换了ie也不行)最后用ipad发……ˊ_>ˋ

评论 ( 5 )
热度 ( 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