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泽abo] you and me and they 序

禦澤abo半AU“youandmeandthey”  禦幸a哲也a降谷a東清國(壹話打手)a教練a  小湊兩兄弟b丹波b倉持b伊佐b增子前輩b川上(投手)b克裏斯前輩b高島禮/小禮b若菜b  澤村o吉川春乃(經理女)o  Abo模式o的脖子後面和尾龍骨(屁股縫上壹點點)部分是供標記的[表面上標記]兩道都被a/b咬過表面上氣味的改變與與另壹半分享內心觸感(環太平洋那樣)  生育ver。(以同壹攻方做了表面標記的前提下)o的生殖通道(suchas女性子宮or男性穴道內的隱性通道)要開啟就要o方自願。例如強a奸類只要o不願打開道就不能生育。強行打開通道ver。(以同壹攻方做了表面標記的前提下)o可能太過緊張而不能放松去打開通道,那攻方可以強行打開通道(雖然很痛。就如被人摳穿那樣的感覺。)  只有o是不能標記別人。b能標記別人或者被別人標記。A能標記別人但不能被別人標記。  能有標記:aoboaabbab  沒有標記(表面氣味):o攻a受  能有生育ver:能標記的都能(因為都要以攻方做了表面標記的前提下)  Ps:特別模式,比如能標記的ao,a標記了o,但他們分開了,o是不能解除表面標記的,壹輩子都不能。但o能繼續選擇攻,在原本標記上再做標記。那樣受就變成有兩個標記,可以理解成有兩個攻。(最多就只能兩個疊加標記,總共3個)  ——————————  “等等……澤村妳……是o……?”  [……——啊啊,終於還是搞砸了嗎。今天太陽怎麽這麽熱啊。]  最後看到的是被太陽蒸發地氣所扭曲的拿下護罩驚訝地看著我的禦幸,和大家那壹張張同樣驚訝的臉。  ————黑暗壹片  [啊。大失敗啊,我。]  ——————————————  暑假裏,被太陽暴曬的熾熱的地下蒸騰出的熱氣,把視線給模糊了。青道高校棒球部部活也是照常進行。  棒球碰撞到棒球棒的清脆聲響。棒球投進手套裏的悶響。上壘時鞋子摩擦到地面的聲音。隊員們有力的呼喊。  “廢物!投壹點快點的球過來!這麽慢有什麽用!”  “對不起!清國前輩!”  “這麽弱的投球還不如發球機!不會投球就回去妳的鄉下去!別礙著我打球啊!”  壹肚子油肉的東清國吼著陪他練習的投手,壹臉不屑的嗤笑。  “餵!!!那邊那個死胖子!說的就是妳!!棒球可不是壹個人就能打的!!!”  這時,穿著黃色衛衣的少年對著東清國吼道。在場的所有練習中的隊員都對他的行為感到吃驚,都紛紛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咿,死啦,他竟然敢叫清國前輩死胖子,他死定啦。’  ‘哇,前輩好像很生氣啊。’  “妳這個小子!!!竟敢叫我死胖子!!!妳找打!!”  壹邊的高島禮馬上上前勸說黃衣少年道歉,但少年還是撅著那大大的貓眼壹般的眼睛對著東清國,壹點都不害怕他比他高大的身材和氣勢。  “哈哈哈哈哈哈……小禮,他是誰啊。”  壹旁靠著護欄坐在地下,戴著橘色護目鏡,穿著棒球部隊服的人笑道。  “額禦幸君,這是我邀請來參觀我們學校的澤村君,他是個投手哦。”  “哦,小子妳是投手哦。那好啊,來跟我比壹場,如果妳輸了,妳就得給我磕頭道歉!”  “呵,好啊!正合我意!如果妳輸了妳就得道歉!” 兩個人面對面對吼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玩的樣子,我做妳的拍檔吧,投手……恩妳叫澤村來著,加油吧。”  ——————  ————Peng!  球投進手套的悶響再次響起。但這次周圍卻再無其他雜聲。  “niceball。”  “好!!!”  [這心跳,這熱度,讓我全身感到麻痹的感覺。這就是這所高中的棒球嗎。]  “……對、對不起……別再讓我見到妳小子!” 島禮看著揮著棒球棒就像打澤村的清國馬上上前  “好了到此為止,清國君。好歹澤村君也是客人,妳不能這麽無禮。”  “哈哈哈哈哈哈,妳這小子的球,很有趣。” 禦幸走過去拍了拍澤村的肩膀大笑道。  “哈!當然!我可是男人!是男人就該用直球分出勝負!” 澤村也是很給面子的壹副熱血的樣子。  [呵呵,這笨蛋還不清楚他的球路是亂竄的變化球嗎。這麽有趣的球,如果再打磨個兩三年,將來會是個不錯的職業投手呢。可惜這個笨蛋看上去這麽笨,都不知道會不會做得成哈哈。]  ——————————    “對不起,雖然妳們的學校很棒,但我……果然還是放不下我的同伴。我的將來,想和他們壹起打棒球。還有,我……我想高島小姐妳也是清楚我……我。妳也不會不調查壹個鄉下的小投手吧。”  “……”  澤村壹家人和高島禮對著面坐著,沒有壹個人出聲。    “其實,妳如果是擔心妳是o這個事情的話妳大可以放心,妳很有資質做投手,妳想來我們學校打棒球的話我們會幫妳改寫信息,那樣妳就可以在棒球部參加部活和打比賽。剩下的,還有壹個暑假可以給妳考慮來不來我們學校。我要說的就這些了,那麽我就在東京等妳的信息。我的希望是妳能來我們學校的。”    “高島小姐,我送您出去吧。”坐在壹邊的澤村媽媽起來說道。    “不用了澤村太太,謝謝妳的好意,妳陪我到門口就好。話說,太太妳的a氣息真的好強呢,連我壹個b都能聞到這麽強的味道。”高島壹邊走出去壹邊和澤村媽媽說道。    澤村媽媽聽到她這麽說她,臉有些紅,不禁有些尷尬。  “真不好意思啊高島小姐,我是個女性a,從小也不知道為什麽氣息會這麽強。如果這樣搞到妳感到不舒服我真的不好意思啊。”    沒錯,澤村家的a只有澤村他媽媽和已去的奶奶,而爺爺,爸爸和澤村都是o。  現今在這個世界上,人類的進化分為了三個總群---a、b和o,而a和o最為缺少,b最多。 

评论 ( 12 )
热度 ( 30 )